你最近好吗?

“你最近好吗?”

不见他的多年后,终于迎来这句话。像冰川消融,滑落的第一滴海水,“笃—” 跌进她的心里。

对于这句话的出现,她早已笃定的像是等候多时。就像她知道自己总会恋爱一样,这句话也自然会跟在某一次结束之后。

只是她从没有去想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在以往所有的想象中,这句话一出现,就该结束了。

“挺好的。”

“还算不错。”

“不好不坏。”

“老样子。”
随意一句就好,不假思索,礼貌的语气。带个微笑的表情,顶多了吧。

她理应是如此的果断,洒脱,不拖泥带水的率性。

确实是这样的,每一段恋情之后,再留恋再不舍,她都一直表现的好好的,从没有露出过破绽。

这次也不例外。她完美的封堵了所有的可能性。

像冰川消融,滑落的任意一滴海...

一些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

莫名其妙的, 我进入了一个人的生活。

一不小心好像知道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:

晚上六点多,他才在下班的路上,晚饭还没吃,
此时妈妈做好的菜已经冷了,却还在桌上等着他到家。

十一点半前说好晚安,因为他会在我入睡后的半小时才去洗澡。

好在他可以在早上比我晚起一个多小时,早早躺在对话框里的早安不知道有没有吵醒过他的梦。

他有一个和我一样爱吃肉的好习惯,也有个爱打游戏的坏毛病。

而我的生活呢,好像也因此发生了一些变化,

以前总觉得时间过的特别快,

直到某一次,

无数个想法同时在我脑子里涌现出来:

“他去洗澡了吧?”
“他肯定又去银行了。”
“难道被老妈困住了?”
“不可能瞒着我偷偷去吃夜宵的吧?”
“唔…一定是去买饮料了。”
“不会是...

小餐厅

--“我们一起来讲个故事吧?”
--“怎么讲?”
--“你一句,我一句,连起来组成一个故事。”
--“好啊,那你先开头吧:)”

>>>小熊和小兔子一起走进了一个小餐厅,那是个很小的餐厅,门口总是挂着休息的牌子,老板很少真正作生意,但是今天他们碰巧遇上了。

餐厅有三张小桌子,小兔子坐在最角落里靠墙 ,小熊坐在最外面靠窗。他们各自翻着菜单,互相看了一眼,却没有特别在意对方。

她今天穿着蓝灰色的红色碎花裙子,还有白色的花边。

小熊这么想着,心不在焉的翻动着手里的菜单,手指头还在窗玻璃上胡乱比划,眼睛低的不高,因为他怕打量地视线又被小兔子看到。

真好看。

他心里这么说。

小兔子翻完了一遍菜单 才终于决...

一些人,一些事--14/答

前天闺蜜突然打来电话,她说,那天整理空间突然看到前年一起出游时的合照。她感慨时间过得真是快啊。我说,“是啊,你看你都结婚了。”过了一会儿,她小心翼翼的说:“那照片上...他也在。”我说:“嗯啊我知道。”她又说:“你和他......真的没可能了么?”我说:“你都问了几遍了,够没够啊。”

我没生气,我一向对过去的事情都毫无芥蒂。

可时间有时候就像一口井,很多事情都会在无意间被打捞而起。

那年暑假结束的前几天,我带着闺蜜和她男朋友一起去我上大学的城市旅游。我提前跟他说了我们的行程,结果被他狠狠地鄙视了一番。然后我一生气就跟他说:我带我朋友玩,要你管,你爱来不来。他说:“我TM有病才去!”于是从...

尘世--1/壶

每个人都是世上一粒尘,飘飘散散,各有归宿。

【1】

小婕毕业后,跟大部分人一样选择留在大城市。她找了一份尚算满意的工作,于是她带着理想和自己,离开了家。

小婕上班的公司离住的地方很远,导致她每天都要挤在最高峰的人潮中,不停穿梭于这座城市的地上和地下。但是和所有讨厌上下班高峰期的人都不一样,小婕十分满足于这样的拥挤。

早晨六点半,小婕离开住的地方,步行来到附近的公车站,这是她忙碌的一天的开始。六点四十五分准时上了车,这趟公车不管在什么时间段,坐得人都很少。小婕对此很不满意,为此还特意跟租房中介抱怨过这件事,当时接电话的中介小伙子接到电话脸都绿了一半。

但是好在,只要熬过20分钟,就能挤...

带不走的留不下

音乐/陈绮贞--鱼


毕业前的最后一晚。我和Y在宿舍里喝起了酒。

起初是想随便凑出个热闹气氛就算了,后来喝着喝着就停不下来了。


大概是那天买的下酒菜都异常的辣,我们下楼买了好几次酒。 从罐装的到瓶装的。天气很闷热,酒很冰,心情有点复杂。

我们坐在地上,戏言着我们也要致敬一回青春,喝完今天的酒,明天就各奔东西。此后能否再遇见,只有天知道。


酒一喝多,世界就不同了。

动作变的夸张,言语变得直接,勇气也不打一处来。

Y不知何时爬上了我的床位,哭的很大声,骂着一个人的名,说:“×××,我都要走了你TM还不留我!”举着酒瓶的手伸出了床...

一些人,一些事--13/同类

音乐/孙燕姿-同类


那天在朋友圈看到朋友的分享

他用很重的哭腔清唱着这首歌

我知道他是一个孤独的人

只是平日里扮演的讨喜角色

让他的人际圈显得有些热闹


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说这些

我们只不过见过三次面

最后那次我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扇了他

可能是夹带着酒意 打过和被打过的人都苦笑着

在那之前 我从没打过人

我只觉得很心疼


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他 我记得那天他跟我说了很多心里话

在那个嘈杂不堪的包厢里

只有一句话让我听得清楚

他说:其实我一点也不开心 你别看我闹着 可我其实一点也不想说话

我笑了笑 ...

酒--2

C突然崩溃的大哭了起来。她一遍接一遍的重拨着电话,因为只有听着这熟悉的铃声,她才觉得此刻的心是跳动着的。

她才觉得Z从没有真正的离开她。


C和Z分手之前的半小时,他们还在和朋友们一起开心的喝着酒聊天。酒足饭饱之后,他们和朋友依依不舍的告了别,说着今天太晚了下次再续个痛快。他们离开餐馆的时候,外面的小雨已经转成了大雨。Z一手搂着C的肩膀,一手撑着一把花伞并且别扭的绕过半个身子给C遮雨。一路上C看着有些摇摇晃晃的Z不停的傻笑,Z摸了摸她略带潮湿的头发说:“笑什么呢傻瓜”,C笑得更灿烂了,好看的大眼睛笑成了一道弯。他们一路笑笑闹闹竟然走了10多分钟,来到车站的时候发现已经错过了末班车。Z说:...

酒--1

C和Z分手了,于是C开始疯狂地迷恋起了酒精。


几天之后,C在微博上认识了一个同校的男生D。因为D每次都会在C很想喝酒的时候上传一些正在喝酒的照片,于是C连续给D评论了三天之后他们认识了。评论的内容里有三句话:这是哪里啊?这是什么酒啊?真羡慕。而D最后一条的回复是:下次带你。

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学校里面的奶茶店,原因是C想试探一下D是不是心怀鬼胎,而D想看看C长得是不是好看。

见面之后他们都有些尴尬,因为C长得一脸乖巧,全然一副心怀不起鬼胎的样子,而D却长得十分好看。这种错位的感觉令双方都有些意料之外。不过聊着聊着他们还是成为了朋友。这个朋友的意思也就是他们下次可以一起去喝酒了。

周...

素子小姐和兔毛同学

文/suzy(素安)    

>>>修改版。

【上】

素子小姐是个脾气倔强的女人,素子小姐是个性格豪迈的女人。

素子小姐是我接触过所有人中笑点最诡异的一个。

{ a }

通常在众人漫不经心的喝着茶聊天时,素子小姐就会以她那一连串狂暴的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脱颖而出,惊得众人皆目瞪口呆。

她说:“兔毛你刚说啥?你说你昨天剪了头发?哈哈哈哈哈哈,就你那几根毛还需要剪?哈哈哈哈哈哈......”

兔毛是个没有什么故事的男同学,兔毛的外号也是素子小姐给取的,因为兔毛同学的头发确实少的可怜。但兔毛同学有个优点就是可以自动过滤来自素...

1 / 3

© suzy -FAKETO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