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最近好吗?

“你最近好吗?”

不见他的多年后,终于迎来这句话。像冰川消融,滑落的第一滴海水,“笃—” 跌进她的心里。


对于这句话的出现,她早已笃定的像是等候多时。就像她知道自己总会恋爱一样,这句话也自然会跟在某一次结束之后。

只是她从没有去想如何回答这个问题。在以往所有的想象中,这句话一出现,就该结束了。

“挺好的。”

“还算不错。”

“不好不坏。”

“老样子。”
随意一句就好,不假思索,礼貌的语气。带个微笑的表情,顶多了吧。

她理应是如此的果断,洒脱,不拖泥带水的率性。

确实是这样的,每一段恋情之后,再留恋再不舍,她都一直表现的好好的,从没有露出过破绽。

这次也不例外。她完美的封堵了所有的可能性。

像冰川消融,滑落的任意一滴海水,“笃—”跌入她的人生洪流。


早在他发来这句话之前,她已经从当初害怕夜晚到无法一个人入睡,变成一个夜色沉沦者。

黑暗,太容易让人缴械投降,所有假面暂且脱下,那些被小心翼翼掩护的心事可以浮出心底透一口气。

黑夜里,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做一场梦。


“你最近好吗?”

“我总是梦见你。

打着伞在雨里奔跑;
踩着落叶在阳光下漫步;
推着自行车从夕阳里穿过;
握着苹果坐在球场旁边;
站在江边吹着晚风看烟花;
倚靠在路灯旁听音乐。”



梦里来来回回的场景里,

唯独却只出现过他一个人。


“你总是一个人,你是那么孤独,

要是还能在你身边就好了。”



她把诚实送给星月晚风,

天知地知,他不必知。



她硬生生的把自己剥离出这些场景,逃避开回忆。训练云淡风轻的口吻,预设礼貌洒脱的对白。


有时候甚至会责怪当时的那句“再见”没能带着好的语气。



那句再见如果可以好好的说,他们也早该离开了原地,各自奔赴往下一场梦。



又或者,那句再见如果没说出口,至少他们还能触及彼此,哪怕是在梦里。



但是都没有,他们带着各自的骄傲彼此走散,头也来不及回。



不过…连夜晚都不知道的是,梦醒了,她依然会接着梦到他。

有时眼泪会“笃—笃—笃—”不停的跌落,像冰川消融,滑落的每一滴海水,企图融川。

她也分不清,她是为他而哭,还是为自己。



“冰川消融,海面就能重回平静了吧。”

“笃—”,最后一滴海水跌回海里……








评论
热度(10)

© suzy -FAKETO | Powered by LOFTER